加拿大养老基金的基础设施资产配置

搜狐网时间:2019-07-11次浏览

  作者:柠榽

  支持原创,转载请注明:来源于公众号“小谈PPP”

  由于基础设施资产回报周期长、收入稳定,越来越受到国内外投资人的青睐。与工程背景的投资人几乎全部投资于基础设施不同,投资实力更强的财务投资人根据自身投资策略,在投资组合中配置相应比例的基础设施资产,优化投资组合收益和降低风险。本文选取国际知名的四家加拿大养老基金CPPIB、OTPP、OMERs和PSPP进行横向比较,探讨财务投资人的基础设施资产配置,为国内保险资金、养老基金等社会资本参与基础设施投资提供参考。

一、加拿大养老基金基础设施投资情况

  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协会(PIAC)2006-2018年数据显示,2006年PIAC开始统计加拿大养老基金基础设施投资的数据,当年基础设施投资额仅为209.65亿美元,而2018年增长至1705.22亿美元;基础设施投资占总投资额比重从2006年的2.4%扩大至2018年8.17%。凭借稳定、良好的投资回报率,基础设施投资在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中的地位不断提升。

二、加拿大四家养老基金介绍

  结合最新统计数据,按净资产规模从高到低排序,这四家养老基金为CPPIB、OTPP、OMERs和PSPP,净资产分别为3920、1401、987和316亿美元。

  CPPIB(Canada Pension Plan Investment Board,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)是受加拿大联邦政府和省级政府监管的全球性专业投资管理机构,将加拿大养老金计划(即CPP,约2000万加拿大人参与出资)筹集的资金除去须偿付的部分,用于投资,是世界最大的养老基金之一。2018年基金年回报率为9.8%。

  OTPP(Ontario Teachers' Pension Plan,安大略省教师退休金计划)负责投资运营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教师退休金,是加拿大最大的单一型职业养老基金,参与基金的退休和在职教师共计32.7万人。2018年基金年回报率为2.5%。

  OMERs(Ontario Municipal Employees Retirement System,安大略市级雇员退休系统)是加拿大最大的市级养老基金,参与人数约50万,来自市政当局、教育局、交通系统、电力事业等各行业,包括工会与非工会会员。2018年基金年回报率为8.1%。

  PSPP(Public Service Pension Plan,公共服务养老金计划)的组织机构是加拿大B.C.(British Columbia,不列颠哥伦比亚省)政府和雇员工会,服务于B.C.省12.7万会员及其员工,从事职业包括省政府公务员、交通、医疗等。2018年基金年回报率为9.8%。

三、加拿大四家养老基金对比分析

  1.基础设施投资规模

  最新数据显示,加拿大四家养老基金中,OMERs的基础设施投资占总投资比重最高,达到18.2%,其余三家均在10%左右。CPPIB由于基金总规模最大,基础设施投资额也远超三家。可以看出OMERs对基础设施资产配置尤为重视,但其他三家养老基金的基础设施投资比重也超过加拿大养老基金8.17%的平均水平。

  2.基础设施投资盈利能力

  2018年除OTPP外,其他三家养老基金的总体投资回报率均接近10%。与总体回报率相比较,当年基础设施投资回报表现远超总体水平,有三家养老基金的基础设施投资回报率在10%以上,业绩最差的OTPP的基础设施投资回报率也达到8.8%,体现出基础设施资产非常强的盈利能力。

  3.基础设施资产配置目的

  养老基金的基础设施资产配置,不仅与基础设施资产本身的盈利优势相关,从优化整个投资组合考虑,由于各家养老基金自身投资策略不同,配置基础设施资产有更加深层次的目的。

  CPPIB配置基础设施资产的目的一方面在于降低投资组合的风险,另一方面在于加入更高风险的资产,以及可以实施更为激进的投资策略,主要体现在:

  1.用非上市公司债券替换原组合中的上市公司债券;

  2.购买更高收益(也承担更高风险)的公债、私募债;

  3.加大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的杠杆;

  4.增加新兴市场的参与度;

  5.运用对冲工具。

  OTPP把配置基础设施资产作为套期保值的工具,用来支付因通货膨胀而不断增加的养老金支付成本。CPPIB的职责是将剩余无须支付的养老金用于投资,成本负担较小,而OTPP同时负责养老金的支付与投资,养老金资金池的稳健更为重要,基础设施资产可随通货膨胀同步增值,用于抵消养老金支付上涨的不利影响。

  OMERs配置基础设施资产的目的是实现投资组合慎重的多样化,与CPPIB较为大胆地容纳高风险的投资策略不同,OMERs较为保守,因而也持有接近20%的基础设施资产。

  PSPP配置基础设施资产的目的是规避风险,风险主要来自于目前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与政策的不确定性,PSPP的投资受政治环境影响较为显著,因而增加固定收入领域的投资来应对外界的不确定性。

  4.基础设施投资策略

  将基础设施投资策略细分为投资方式、投资地区和投资领域三大类别,如下表所示:

​​

  从投资方式上看,这四家养老基金的基础设施投资方式均为股权投资,即直接投资持有基础设施资产,并拥有相应的控制权;从投资地区上看,绝大部分集中于北美、欧洲和澳大利亚这些发达国家,对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的投资也多为南美国家;从投资领域上看,交通和能源是最热门的基础设施投资领域,水务领域也较受到这些养老基金的欢迎。

  从投资业绩上看,以CPPIB和OMERs在2018年的基础设施投资为例,CPPIB产生了19笔直接投资,比上年增加47亿美元,其中新投资19亿美元,投资组合价值上涨49亿美元,扣除资本支出5亿美元、收入分配10亿美元及外汇损失6亿美元。主要投资项目有:

  1.澳大利亚Westconnex西连高速公路,是澳大利亚目前投资规模最大的高速公路,CPPIB持有20.5%的股权;

  2.印度第一家私人基础设施投资信托基金IndInfravit Trust,CPPIB持有30%的份额;

  3.墨西哥Pacifico Sur收费公路,CPPIB持有29%的股权。

  OMERs2018年基础设施投资比上年增加27亿美元,主要投资项目有:

  1.投资美国Leeward可再生能源公司;

  2.投资美国BridgeTex管道公司,是一家原油运输公司;

  3.增加对英国Thames泰晤士水务公司的投资。

  可见,这两家养老基金的股权投资不仅在于持有基础设施项目的股权,而且投资于从事基础设施业务的公司或其他投资人,共同参与管理。

  通过上述案例分析,加拿大养老基金实现了基础设施资产配置的多样化与全球化。国内目前也有很多养老基金开始参与基础设施投资,提高基础设施资产配置,如长江养老保险。但与加拿大养老基金不同的是,国内养老保险资金投资的均为基础设施债权而非股权。例如长江养老保险目前的三笔基础设施投资产品:南昌水投债权投资计划(10亿元)、国电集团债权投资计划(30亿元)和申江两岸债权投资计划(20亿元),不仅投资的是项目或企业的债权,项目本身也都属于政府付费项目,而非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的使用者付费项目,依赖于固定的还本付息,缺乏主动投资与经营的理念。

  随着国内PPP政策趋严,PPP项目迈入高质量发展期,也将涌现出越来越多规范、盈利性强的PPP项目,为国内养老、保险等大额资金提供更好的项目选择,推动国内财务投资人与国际投资模式接轨,朝股权性、经营性以及国际化方向增强基础设施资产配置。


人工在线计划 |开奖历史 |超级走势图查询历史开奖记录快乐十分彩票登录|江苏快三|江苏快乐十分|快乐十分历史开奖|一分快三|盈彩彩票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