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第一季度减少约14万张 我国养老服务床位大幅减少背后

华夏时报时间:2019-06-11次浏览

  在经历了连续多年快速上涨之后,我国养老服务床位增速开始逐年放缓,直至目前的不增反降。

  近日,民政统计季报(2019一季度),数据显示:2019年一季度,全国养老服务机构29272个,养老服务床位732.4万张,其中养老机构床位数388.5万张,社区养老床位数343.9万张。而就在2月份,民政部发布了截止2018年底的数据:全国养老服务机构近3万个,养老服务床位746.4万张,其中养老机构床位数392.8万张,社区养老床位数353.6万张。

  对比来看,2019年第一季度,全国养老服务总床位数减少约14万张,其中养老机构床位数4.3万张,社区养老床位数减少了9.7万张。

  众所周知,我国老龄人口的增长趋势没有变,政府针对养老的扶持力度也在持续加大,而养老床位数量却大幅下降,究竟是什么原因?

  “全国养老服务总床位数减少的原因是此前的空置床位太多,如今减少了一些空床,再有就是一些不景气的养老院倒闭。”6月10日,北大养老乔晓春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就目前来看,我国养老床位仍然存在虚高的状况,下降是正常的,如果不下降或是增加,则是有问题的。

养老服务空置床位达50%

  养老服务空置床位太多,目前仍然处于虚高状态,这又是究于什么原因?

  “床位数量的减少与前期的扩张有关,尤其是‘十二五’到‘十三五’期间,整个养老床位数量迅速扩张,甚至,部分养老服务企业对于养老服务的预期收益过高,出现了盲目扩张的状况。”6月10日,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、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经过几年的发展,养老服务企业发现,实际的回报没有那么快,也没有那么高,一些养老服务机构的设备利用率低,没有办法盈利,最终导致空置率较高,部分服务机构最终不得不缩减规模或者最终关闭。

  据记者了解,“十二五”期间,养老床位数量增长较快,2013年至2015年,分别增长:18.90%、17%、16.40%,并在2015年,顺利完成千人床位数30的目标。同时,“十二五”期间是我国养老服务业发展最快的时期,养老机构的床位数从200多万张快速增长到了约600万张。

  然而,乔晓春通过追踪调研发现,有近20%的养老机构入住率不到20%,有50%的养老机构入住率不到50%,真正一床难求、入住率100%的养老机构有多少?49家。49家占的比例有多大?只占10%。

  据记者了解,全国现有65岁及以上的人口近1.4亿人,失能与半失能老人近4000万人,这个群体还在快速壮大,而许多地方反映一床难求。与之相悖的是,全国养老机构又有50%的床位处于空置状态,这种供求脱节的现象,进一步放大了养老服务供给短缺的效应。

  加之养老机构的投资回报期较长,比如,1-3年收回投资4.5%,4-6年收回投资占4.9%,10年以上收回投资的占62%,绝大多数要想收回投资需要达到10年以上。为此,养老机构略有盈余的只占4%,基本持平的占32.8%,稍有亏损在32.6%,严重亏损30.7%,总体还是亏损的。

  高企的床位空置率,亏损的经营状态,养老服务床位数量大幅减少也就成了一种必然。

养老服务供需错位凸显

  面对数以亿计老年人的服务需求,空置率的产生显得有些突兀。一个最基本的判断就是,养老服务总量的供给不足、有效供给不足。

  同时,养老服务床位不够就增加床位数量,空置率高了就减少床位数量,这种“头痛医头”的方法显然已经无法满足日益严峻的老龄化的需求。

  如果将不符合市场需求的床位,比作是落后产能,那么,则需要提升或淘汰落后产能,鼓励发展高质量的、能够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新产能。只有积极转变发展方式,才能够真正推动养老产业发展,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  据记者了解,在减少养老服务床位的同时,民政部提出了提高养老院服务质量的要求。

  “随着我国老龄化的日益深入,2018年以前几年,每年新增老龄人口接近1000万,同样的,养老需求也会增长,当前,高性价比、高质量的养老床位供不应求,也说明了供需错位的问题。” 6月10日,中国健康养老产业联盟秘书长蒋洪卫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除了养老床位供需匹配的问题以外,更重要的是养老支付意愿和支付能力都不足,而养老床位的建设成本,逐年增长,导致养老床位收费也越来越高,支付能力和养老床位建设和运营成本不匹配,也是导致养老床位空置的重要原因,想住住不进去,有床位却又没有人来住的情况同时存在。

  显而易见,解决养老床位供需匹配,提高养老支付能力,需要更加系统的解决方案,需要全社会积极参与,分工合作,共同应对。养老是多方责任,需要多方努力,才能满足老年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养老产业也才能发展。

  据记者了解,“十三五”将是应对老龄化挑战最为宝贵的时机,国家将以更高程度的重视、更大的投入、更合理的政策设计来促进养老服务业大发展。

人工在线计划 |开奖历史 |超级走势图查询历史开奖记录快乐十分彩票登录|江苏快三|江苏快乐十分|快乐十分历史开奖|一分快三|盈彩彩票|